NFT加密艺术失去纯艺术的“灵晕”了吗? 答案可能同时是Yes和No。

来源:艺术商业
作者:杨宇青
在数字世界,作品的大小不受场地限制,也无需经过海关审批、资金审批、画廊排期等等繁多的手续。而在元宇宙中,线上/线下的分界线变得模糊。直觉提供这样一种答案,在NFT时代,实体展览并不影响数字艺术的产生、陈列、收藏中的任何一个环节。
但实际情况可能并不这么简单。从2021年3月Beeple在佳士得拍出天价,到2022年世界第一家NFT艺术博物馆在西雅图迎来首秀,实体世界的机构正在强硬地规划NFT艺术世界的格局。同时,古根海姆美术馆合伙人之一,金融巨鳄Todd Morley也在去年五月宣布计划在纽约建造NFT美术馆,选址与MoMA当代艺术博物馆遥遥相望。

NFT展览往往有三种形式:在实体空间展览(一般是高清电子屏),AR/VR交互展览、以及在例如以太坊支持的元宇宙平台上CryptoVoxels进行虚拟展览。而在Dissrup平台上,艺术品、NFT加密艺术、以及“数字与实体融合”(Phygital)三者混合的媒介形式正在成为新现象。如果观察去年一年从美术馆、艺博会到独立空间组织的展览,就会发现NFT加密艺术的探索者在不断创造在实体空间的呈现NFT作品的机会,融合线上/线下展出形式,从而打破同温层。
本文列举了近一年内发生的具有代表性的NFT加密艺术在实体举办的公开展览,来探讨NFT加密艺术如何以一种“新媒介“的面目激活从欧洲的传统美术馆到西雅图科技艺术社区等一系列空间。

审慎的机构“自救”行为

新冠疫情爆发以来,欧美美术馆营业收入大幅缩减。传统机构推出NFT加密艺术展览并募资似乎在逐渐成为一种合理的机构“自救”行为。NFT在拍卖行的商业成功,对于更保守的机构来说是一次成功的“预备役”。乌菲兹美术馆以170,000美金的价格出售一幅米开朗基罗作品的NFT版本。圣彼得堡的赫尔米塔日博物馆则和加密艺术平台Binance合作,铸造梵高、达芬奇、莫奈作品的NFT版本。每件作品一式两份,其中一份将归属于美术馆的永久收藏,并在NFT加密艺术展上展出。

大英博物馆藏品
尽管传统博物馆做出迎接NFT新媒介的姿态,但动作依然审慎,特别是在去年大英博物馆决定出售包括《神奈川冲浪里》在内200幅葛饰北斋作品的NFT收藏版引发负面争议后。《The Art Newspaper》撰文称,大英博物馆出售的NFT实质上无异于将美术馆藏品作为价值“担保”的“衍生金融产品”,从而对美术馆提出道德和法律上的质疑。而赫尔米塔日博物馆也并没有公开Binance上链作品的原作名单和拍卖价格。展示NFT加密艺术在后疫情时代依然是一种策略化的机构行为。

Unit London展出达·芬奇《音乐家肖像》的数字版本

拉斐尔《金翅雀圣母》的数字版本
伦敦机构Unit London和包括乌菲兹美术馆在内的四所意大利文化机构合作,共同推出《使艺术史永恒》(Eternalizing Art History),展出这几所机构选择的六位艺术家代表作的加密艺术版本,包括达芬奇、卡拉瓦乔、弗朗西斯科·哈耶兹、以及莫迪里阿尼。展出的所有作品均在以太坊上铸造成 NFT ,并标注DAW® (Digital Artwork)。用高清数字屏幕加装仿照原作制作的手造画框,并让光线尽可能地贴近原作。意大利布雷拉画廊及国立布雷拉图书馆总监James Bradbourne相信,DAW作品能够让人“随时随地”地获取这些艺术品的高清图像版本。这些NFT作品并不是美术馆的收藏,而是美术馆收藏的传统媒介作品“上链”铸成的作品。展览营收的百分之五十将用于支持博物馆作品修复。
和传统艺术行业藏家、画廊、艺术家之间存在的信息壁垒不同,加密艺术中艺术家也是倡导者,他们更能直接决定作品内容、整合展览策划、并推广作品,形成一种闭环。但一方面,传统机构的策展人需要先理解这种新媒介是什么,然后才能挑选合适的方式将之展示、陈列,并教育大众。另一方面,博物馆推出实体展示NFT作品的努力可以更好地探讨NFT作为一种新的媒介可能为传统艺术推动何种边界,尤其是为其带来新的观众互动形式,而不是仅仅将其等同于数字资产。

博物馆之外:更前沿的探索

当传统机构(例如美术馆和收藏基金会)想要实体展示艺术品的NFT版本时,往往会和主营加密艺术的labs实验室合作,以保持机构的独立性。而画廊和独立空间等相对而言可以以更灵活地方式探讨后疫情时代数字艺术给生态圈带来了哪些变化。
去年3月UCCALab联合BCA区块链艺术中心举办的“虚拟生境——镜中迷因可曾见(Virtual Niche——Have You Ever Seen Memes inthe Mirror?)”被誉为全球首个实体展出NFT的艺术展,观众可以在现场实现跟生成艺术实时互动。展览旨在打破“加密艺术=天价头像“的迷思,而将加密艺术作为数字艺术的一种代表生态。展出的多件作品允许观众实地交互,思考网络迷因(Meme)在区块链科技的背景下如何激发了新的社会参与形式。

展览红蓝两区灯光效果,NIKO EDWARDS设计,“虚拟生境——镜中迷因可曾见”

位于柏林的Konig Galerie在Decentraland上的虚拟空间和现实中同步举办“The Artist is Online”展览,巨大的紫色虚拟雕塑缠绕着展馆
类似的展览还有去年柏林Konig Galerie举办的“The Artist Is Online”,展出后数字化时代50位艺术家的数字艺术原作和实体版本。Konig Galerie在Decentraland放出展出作品的虚拟版本。

Natively Digital,Sotheby’s, 纽约,伦敦

Decentraland上的Natively Digital

Matt Kane,“仿克劳德·莫奈草垛“,2021 成交价:214,200美金 苏富比
2021年6月,苏富比和加密艺术家Robert Alice共同策划《Natively Digital》,为NFT加密艺术拍卖预热。展览在苏富比伦敦和纽约的实体空间举办,为了达到最佳效果,三星为展览特别赞助了高清投影仪和电视屏幕。为了藏品更好地体现整体性和系统性,苏富比特意邀请藏家出借数字艺术藏品,包括加密艺术史上第一件上链作品:Kevin McCoy的Quantum(2014–21)。同期网拍的销售额达到17万1千美金,而其中CryptoPunk头像占到11万美金。苏富比展览的成功说明,在传统艺术与加密艺术之间,拍卖行可以扮演一个良好的中介,将专注于各自领域的藏家和艺术家在二级市场联络起来,进而带动二者在一级市场的交流。

Kevin McCoy Quantum
相比较欧洲传统艺术机构,艺术博览会为展示NFT提供更具有活分的土壤。Art Basel Miami 2021是有史以来最全面数字化的Art Basel展会。博览会与区块链平台Tezos合作,参观者可以在现场尝试亲自“铸造”一幅NFT艺术品。而佩斯画廊在代理的一幅NFT在艺博会开幕前就被抢订。Art Grails总监则称,实体形式的NFT整合到艺博会展位中几乎是必然的,因为好的创作内容总是关于当下的。

Chad Knight The Last Supper, 2021

艺术家Mario Kingemann在Art Basel Miami上的生成图像交互装置,参观者可以抓取“自拍”并在Tezos平台上“铸造”自己的NFT,图片来自Surface Magazine

为社群赋权:第一家加密艺术博物馆

尽管NFT艺术拍卖在男女性别的贡献比率上已经比传统艺术市场显得更加均衡,但性别不均衡的情况依然存在。根据The Art Newspaper的数据,当代艺术中女性艺术家拍卖额占比约16%。而根据ArtTactic在2021年11月报道,男性艺术家对于NFT一级二级市场交易额的贡献率达到77%,女性艺术家只占23%。
女性藏家和艺术家对这种性别不均等感到遗憾,并着手打破现状。SuperchiefGallery NFT是纽约第一家致力于实地展示NFT的画廊,支持17岁的美国数字艺术家Diana Sinclair策划了《Digital Diaspora》。展出作品全出于女性艺术家之手,旨在庆祝黑人群体和女性艺术家的创造力。

17岁的艺术家、策展人Diana Sinclair

Sewah Attafuah作品



西雅图NFT美术馆,图片来自网络
2022年1月,NFT藏家、华裔女性 Jennifer Wong 和 Peter Hamilton 联手创建的世界首个NFT美术馆在西雅图开幕。首展开幕当天,展墙上印着“What is NFT?”的介绍性宣言,这显然是为适应不同观众打造的教育型展览。同时博物馆也对更资深的从业者提供父母,例如向加密艺术藏家提供支持,展出他们希望陈列的NFT收藏。
美术馆在二月举办致敬女性加密艺术家的特别大展Pioneering Women in Art,展示女性艺术家如Blake Kathryn,Krista Kim等人的作品。Krista Kim是商业表现杰出的女性艺术家。2021年, Kim出售了全球首个NFT数字私人住宅“火星房屋”,售价达288以太坊(51万美金)。
不过,西雅图NFT美术馆似乎并不打算披着机构的“外衣”将加密艺术收藏带入美术馆的殿堂。主办人称美术馆并不致力于打造NFT加密艺术的“永久收藏体系”,而更多地期待用实体展出的方式记录最有代表性和教育意义的加密艺术作品,从而庆祝社群力量。

多元未来的不确定性

NFT对于从博物馆到独立艺术空间一系列机构的现存宗旨提出了挑战。加密艺术和传统艺术收藏依然是相对独立的两个领域。当传统博物馆在疫情期间试着用虚拟看展的方式来触达线上观众群体,NFT加密艺术似乎反其道而行之,用线下展出和曝光来说服传统观众(包括机构策展人、艺术家、藏家)加密艺术的意义,达到双向理解。
大部分加密艺术的展出伴随着直接销售,并且强调展出作品的稀缺性、唯一性、审美价值,而这往往是定义传统媒介艺术作品价值的重要因子。有趣的是,当画廊决定制作NFT加密艺术的实体版本时,有时也会倾向于让作品显得更像传统媒介。例如在伦敦画廊House of Fine arts举办的”Portrait of an Era” ,24件NFT艺术作品总估价6400万美金,展览方用平版印刷的方式制作了6枚私钥加封Cryptopunks头像的特别版。

Beeple在Jack Hanley Gallery举办展览Uncertain Future海报
而创下拍卖记录的Beeple也在3月宣告纽约Jack Hanley Gallery举办的实体空间个展Uncertain Future开幕,这位Web 3.0时代“教主”级别的艺术家选择数码绘画、打印、甚至布面油画等形式展示自己20年来的代表作品和近一年的新作,每件实体作品和NFT版本一同出售。废土风格的画面充满了对于技术巨头掌控之下的未来反乌托邦一般的想象。这些作品基于Beeple数字艺术原版创作,然后由工作室完成。Beeple评价:“随着不同领域的技术发展相结合,这将产生倍增效应,技术看似怪异的意外后果将成为现代生活中更强大的影响因素。”

Beeple工作室在Jack Hanley Gallery上展出Beeple新作,《扎克》(2021-2022),媒介为布面油画
Jack Hanley Gallery是背景丰富的艺术交易商Jack Hanley创建,Hanley画廊代理Jeffrey Cheung、Jess Johnson等深谙数字美学风格的艺术家,也代理传统媒介艺术家。而Beeple从未经手画廊代理任何作品的展览或出售。当离开了电子屏幕,Beeple的作品在实体空间中显得既前卫,又前所未有的“沙龙化”。13幅实体作品以及对应的NFT在展览开幕前全部订出,售价在75,000 到300,000美金之间。

《不确定的未来》展览现场
同时,Beeple还在计划用出售“Everyday:the first 5000 days”带来的收益在南卡罗莱纳州打造一个实体展览空间,其中一半是传统展陈空间,一半将是“梵高沉浸式展览”式的空间。

Beeple计划在南卡罗莱纳州打造的工作室,在掀起轩然大波之前,Beeple一直在这里低调地坚持创作

Beeple在Jack Hanley Gallery开幕上,旁边是他的作品You Got Mail
让Beeple登上殿堂之作的“Everyday:the first 5000 days”原作超过4亿像素大。如果等比打印这件作品并放在实体空间展示,这将会是一幅5.8米x5.8米的巨幅正方形作品,这意味着每个单独图像只有68平方厘米大。这件作品的成功某种意义上意味着,当加密艺术作品试图融于实体空间,势必要真实空间调整展示策略。
那么从未来的角度看,NFT加密艺术失去纯艺术的“灵晕”了吗? 答案可能同时是Yes和No。
声明:本文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GOOD资讯价值立场,且不构成任何投资理财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