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标题:《 Unfollow The Money 》

原文作者: Matti

原文编译: Kxp

编者语:几天前听《三五环》播客,主播与 Flomo 创始人少楠的聊天中,提到「新技术并不代表好产品,二者间不是等号的关系」。最经典的例子就是 iPhone,在那个各大品牌手机比拼各种键盘、音乐播放、滑盖折叠旋转等等新功能的年代,iPhone 降临。这台手机身上没有任何所谓的「新技术」,所有的功能在此前的手机中都见到过,只不过把他们综合到一起,做到极致,才有了 iPhone。

Matti 的这篇文章中也提到,正如 xy=k 的 Uniswap,Hayden 不是第一个提出这个公式的,Bancor、Gnosis 都提出过,但 Uniswap 把 xy=k 落到了极致,才有了现在的全球第一大 DEX。

但我们能说追求键盘、音乐播放、滑盖折叠旋转的手机做错了吗?不能。Bancor 做错了吗?不能。正如 Mable 在即刻上所说,「我们大家之间所有的异见,都是时间的函数。」

将 Matti 的这篇《Unfollow the Money》译成中文,希望能为读者带来新的角度与思考。

最近,种子阶段的估值和融资规模有所上升,这一方面是受到通货膨胀的影响,另一方面也是由于 Crypto 领域充斥着太多选择与竞争。

充沛的资金让我们有了无数的选择,而既然选择多样,人们也就不会急于创造出某样事物了。这背后的逻辑在于,资金在无数的选择面前变得尤为珍贵,因为有了资金你才可以尝试任何事情。

相于垂直创新,选择的丰富性更有利于横向创新,因为这种创新方式的金融资本阻力最小。横向创新主要依靠复制粘贴,每次仅有细小的区别,比如涉及一些小规模的技术进步。相比之下,垂直创新则是货真价实的「从零到一」,是全新事物的发明创造。

这并不意味着横向创新没有用处,技术进步的横向整合可以为大范围的应用及用户创造价值(生产力提高、规模改进、定制化服务等等)。同时,这一过程也将垂直创新所创造的价值传递到了整个经济引擎之中。

但是,种子阶段投资的资金越多,人们对于新发明的需求就越大。种子轮的高价预示着该项目将获取「资源」(资本)视为项目方向,这意味着他们正计划赶超其竞争对手。

人们为了获得更多资源总是少不了相互竞争,就像是一场军备竞赛。从本质上讲,竞争就是模仿他人的做法,但在细节上完成的更好。这样一来,竞争这件事本身就变得富有吸引力,而人们对于竞争那种浪漫化的追求也就成了「竞争引领创新」这一思潮的起源。

15 世纪,欧洲曾身陷一场零和的资源战争,葡萄牙人完成了环球航行,建立了自己的海运帝国。他们没有参与欧洲内部的斗争,而是踏上了「现收现付式的贸易扩张」之路。

与其参加资源充足的消耗战,葡萄牙人换了一种思路,面对着旗鼓相当的对手取得了几次战略意义上的胜利。到了几个世纪后的 2008 年,金融业最好的创业模式也不是开办新的投资银行或对冲基金,而是玩转 Bitcoin 和 Crypto。

将其与初创企业联系起来,我们就会发现:如果你有一个很棒的想法,那你就不需要在早期阶段动用人力物力来验证它。但如果你的想法很一般,那你就需要耗费资源来与其他一般的想法进行竞争。这样的话,你最终只会落入平庸,不断地参与竞争,充其量完成一些横向创新。

在早期阶段,限制增长的往往并不是资本,包括所谓的人力资本(开发者)。在我们对 Web 3 生态系统中加入了越来越多的开发者感到高兴之余,我们也忽略了一个事实,即人类的思想及创造力是限制增长的主要因素。

我们能强制生成一项伟大的发明吗?我想,即便资源再丰富,创新发明也不能被强制产生。我们可能会将表面工程与实际创新混为一谈,但真正的发明家很少会进行太多的修饰与装饰。

这又回到了 Peter Thiel 的垄断理念。垄断者通常不会大肆宣扬自己的优势,但是现在许多种子轮项目会花大量时间解释他们与竞争对手的区别。一般来说,他们都会强调「我们是某某生态系统的某某项目」(例如,我们是 Avax 生态系统的 dYdX)。

资源门槛

创意大多是抽象思维的结果,而不是计算的产物。但是选择权(金钱)激励着创始人去实现更容易达成的目标——增加计算量。

创意让资源有了效用,反过来,资源也赋予了创意以力量。

在我看来,我们应该设置理论上的资源门槛。也就是说,要想尝试一个想法或创意,你的资源必须超过这个门槛才行。资源的类型包括时间、权限、资源等等,大多数想法的资源门槛都不高,而有些却出奇的高(尤其是在信息技术领域)。

「基础门槛」是发挥一个想法所需的最低资本。一个想法的创造性水平与建立在该想法上的项目数量呈负相关,但同时该想法也会获得超过基本门槛的资金。

可以肯定的是,人们对一个创意投入的资金越多,其竞争也就越激烈,而其发展也会越发受限。请记住,「只有相似的人才会发生争吵,人们会因细小的原因或信仰差异发动最惨烈的战争」。

大型资本池因为有着更高的承诺,往往希望获得最大化的收益。因此,这些投资者不得不根据目前最成功的模式进行横向创新,以减少失败的风险。

小型参与者无法进入竞争,因为随着领域不断变窄,资源门槛之上的资金越充沛,特定领域的创新数量就越少。

以具有智能合约功能的「Layer 1」区块链为例,相较于今天,它在 2013 年落地时还不需要那么多资本,是个天才的创意。

当这个创意得到市场的认可以后,不断有应用程序在其上开发出来,开发者数量也不断增多,程序收入也逐渐增长。同时,人们也愈发愿意为 Layer 1 的改进与完善提供资金。

我并不是说市场只需要一个「Layer 1」区块链。我认为,每一个新的「Layer 1」在创造性方面会变得越来越弱,而资源的密集性却会增加。这样看来,竞争的确令人欣慰。

我可以肯定地说,用于资助各种 DeFi 协议开发的数亿资金已经超过了基本门槛,而且这种情况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了。同样,我们可能有一些好的想法,但其格局正在变窄。

创意执行

假如你有世界上最伟大的创意想法,但却没有能力将其实现,那这就并不是本文要讨论的内容。本篇要谈论的是那些有可行计划,并且有能力将其启动的人。

举个例子:Gnosis 在 2017 年初就已经准备好了 xy=k AMM 的原型。然而,直到 2018 年末,Crypto 领域的大多数人都还不知道智能合约除了在无需许可的情况下筹集资金外还可以发挥很多其他作用。

2018 年的某一天,威廉斯堡的公寓里,一个名叫 Hayden 的人建立了一个原型 xy=k AMM,而这后来成为了 Uniswap。同时,它也是推动 DeFi 创新与流动性挖矿等事项协同进行的重要作用力之一。

另一方面,Gnosis 成功地筹集了 1250 万美元的 ETH(单价为 50 美元),并充分的调动了金库资源,获得了成倍的收益。到了 2017 年初,它已经是一个 Crypto 领域的强大组织了。虽然 Gnosis 建立了 Crypto 领域最关键的创新之一,但却从未想过将 xy=k 推向市场。(当然,他们已经建立了其他重要的基础设施产品)

这是因为,他们的选择太多了。相比之下,Hayden 只有一个想法,一个从 V 神那里得到的想法。但是,如果 Gnosis 有同样的想法,为什么想法还很重要呢?

Hayden 只是为 Uniswap 借用了这个想法,并不像 Gnosis 那样掌握充沛的资源。Gnosis 虽然有了同样的想法,但却因为资源和选择太多而与用户失之交臂。

光是有了创意还远远不够,有动力执行这一想法才是问题的关键。在这种情况下,丰富的资源和无数的选择反倒成了一种累赘。

古语有云:「需要乃发明之母」。人们有了丰富的资源以后,就不会再觉得发明创造有必要性和紧迫性了。所以说,既然钱会让我们分心,那不去过多关注金钱问题就也不失为一计良策。

声明:本文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GOOD资讯价值立场,且不构成任何投资理财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