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克伯格:我一条路走到黑。

来源:果壳
作者:吴越
没什么能阻挡马克·扎克伯格的元宇宙布道,他没“缺席”MWC,当然也不会放过西南偏南(SXSW,South By Southwest)。
经过 30 年,西南偏南从一个德州奥斯汀的小众音乐节,发展成一个前沿极客们的聚居地,每年三月,科技、互联网、艺术、音乐、电影在这里交叉碰撞。大会长达十天,狂欢承包整个奥斯汀。

往届盛况丨Photo by David Brendan Hall,图片来源官网
奥巴马曾在这里“呼吁用科技提高政府的服务效率”;《西部世界》曾真的在此建了一个 Sweet Water(甜水镇)接待游客,伊隆·马斯克也是那年的一个惊喜,跟乔纳森·诺兰同台论道;曾经,Twitter、FourSquare、Snapchat 都在此成名。

明年 SXSW 时间丨Photo by Dusana Risovic,图片来源官网
在经历了疫情下的一届停办和一届“线上”之后,今天的 SXSW 正式回归常态,扎克伯格是这届科技板块最大咖的嘉宾。
当天一大早,我一路小跑着来到预告中扎克伯格会“登台”的主会场,奥斯汀市会议中心。不出意料,距离开场还有一个多小时,会场外早已排起“Z”字形的长队,放眼望去,这可谓是几天以来最热闹的场次了。
等到我刷卡进场的时候,会场前半场已经座无虚席。半个小时之后,检票人员停止了入场,队尾的观众只能在旁边的小放映厅通过屏幕观看主会场。(之后你会知道,这是多么离谱。)
主持人开了个玩笑,说扎克伯格的名气,根本不用他来介绍。只是这时,包括我在内的很多观众还留有一丝期待,希望很多媒体爆料扎克伯格会以远程连线是官方放出的烟雾弹,也许他会在最后一秒空降现场。
伴随着观众席的阵阵唏嘘声,扎克伯格出现在大屏幕上。失望归失望,大多数人选择留下。大概是因为“元宇宙”,“NFT”等热词频繁切入过去几天的各种讨论,明显令人略生倦意。好奇和期待明显有了另一种“我倒是要看看你还能讲出什么?”的意味。

SXSW app 里输入 Metaverse,session 刷不到底丨SXSW app 截图
于是,大屏幕上的扎克伯格认真地解释起元宇宙来,尽管这真的太不“元宇宙”了。

元宇宙的核心是打破物理空间限制

Roblox 是元宇宙吗?不是。Fortnite 是元宇宙吗?也不是。那么 Meta 呢?有点那意思吧。

现场座无虚席丨作者现场拍摄
这不是我说的,而是扎克伯格说的。他认为,前两个平台以游戏为核心,且孤立存在。而 Meta 以社交为核心,计划跟其他平台联合形成可以互通的网络,用户在平台之间轻易跳转。“Meta 并不是要创建元宇宙,而是要建设能够实现作为下一代互联网的基础技术和基础设施。”
SXSW 的常驻嘉宾,纽约大学未来实验室教授 Amy Webb 也在前一天的演讲上说,Metaverse 在未来真正有核心价值的部分恰恰是其所搭建的基础设施。

Amy Webb关于Metaverse的观点丨SXSW
被主持人问在元宇宙里如何社交,扎克伯格开始为自己的 Horizon 平台打广告,称用户已经在创建以社交为主的各种有趣场景,脱口秀,艺术家办展,远程协作。是比从 2D 的 Zoom 里直视扎克伯格的交互感好,而体验过的人知道,“也就那样吧。”
他举了一个例子,出生在非洲贫穷山庄的人能通过 XR 这样的技术,进入美国一个优质大学,实现成为医生的梦想。(从现在的技术来说,确实是梦想。)但这些例子都表达扎克伯格所说的元宇宙的一个优势,打破物理空间所造成的限制。
越来越多的创作者基于“物理上自由”的平台,多了很多自我表达的途径。他们在游戏、平台之间创造,交易、变现,而这又要依托 Web3 和去中心化技术。
与主持人的一问一答逐渐让人倦怠。直到扎克伯格说,Instagram 近期的一个动作是将 NFT 引入社区,会场顿时响起激动的掌声,对于西南偏南上不少见的“先锋艺术家”们,至少是一种安慰。

现场地图丨SXSW
其实离扎克伯格交流的一个街区外,就是 Doodles(一个 NFT 项目)搭起的临时画廊。观众能扫码直接购买 NFT,也能把 NFT 打印在指甲上。

你永远不知道 NFT 用来干吗!丨Twitter @Angel

元宇宙一定比现实有更好的包容性和多样性?

Avatar 还不能达到“照片级”的真实,但至少能先实现多种可能的交互。扎克伯格说我们的 Avatar 会因场景的变化(从社交、购物、再到工作),而发生变化,不局限在现实生活中的单一外表。
扎克伯格想促进一个更加“公平”的社会(他是这样说的),Meta 曾邀请不同群体坐在一起,讨论如何包容多样和更加舒适地表达自我。Meta 正在引入轮椅、助听器等无障碍需求的设计,让个人特性在元宇宙中显示出来,也让大家抛弃“这跟 QQ 秀到底有什么区别?”的疑问。
今天明显大家对于元宇宙的推进和讨论是“多维度”的。大家热烈讨论近期大火的纪录片 The Tinder Swindler,一个诈骗犯在约会软件上伪装成富二代招摇撞骗的故事。Facebook 等社交媒体遗留的问题,又一次摆在扎克伯格面前。但这一次,Meta 无论主动或被动,已经在制定“虚拟社会”这一全新系统的规则时,加上了对于技术伦理的讨论。
一个小时的交流中,还是很多人愿意举着手机拍下“虚拟”的扎克伯格,作为彼此的第一次会面。很多技术问题只能在“仍在努力”的过程中慢慢得到解答。比如,Avatar 能否达到“照片级”,如何实现实时渲染技术让彼此之间的互动更加真实?AR 眼镜在价格上何时能更加亲民?既然 VR 的渲染还受硬件限制,能否完全实现云端渲染,摆脱对于硬件的依赖?
没有吃透扎克伯格演讲的人在离场之后,直接跑到交互区。亲身体验会给他们最直接的判断。
一家科技公司展示了一套名为 HARITORAX 的全身追踪产品,270 美元。它可以与 Oculus 搭配使用,还记得 Horizon Worlds 里面的半身小人吗?如果戴上,HARITORAX 就能实现腰部、腿部等身体部位九个维度的追踪。联想一下,“二次元”在 VRChat 里面“斗舞”,就知道它都能用来干吗。

试玩女生屡次被绊倒丨作者现场拍摄
另一边“搔首弄姿”有过之无不及的人正在体验 PROTO 的全息投影产品。你站在传感器前,被立体化投影到对面的屏幕上,还可以切换到多种应用场景,演唱会、健身、舞蹈等。在当时的氛围烘托下,确实有些沉浸感。

PROTO 产品展示丨作者现场拍摄
体验完两款产品,希望如扎克伯格所言,不久以后,他就能通过全息投影或其他更加“真实”的方式出现,而不是将 Zoom 远程会议也等同“我在虚拟世界给大家带来演讲哟。”
声明:本文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GOOD资讯价值立场,且不构成任何投资理财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