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1 月 29 日,“无聊猿”BAYC 地板价突破100 ETH,创下历史新高。在突破这一历史性里程碑之后,Rug Radio 播客和这个广受加密社区和许多名人明星欢迎的 NFT 项目创始人们聊了聊,下面就大家一起来了解下他们是如何实现这些令人惊艳的成就吧。

image

问:“无聊猿”BAYC 已经发展成为 NFT 中最受欢迎的品牌之一(如果不是最受欢迎的话),这一切都在短短九个月内完成的,现在处于这样的位置,你们感觉如何?

答:我们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处于今天的位置,尽管整个 NFT 系列直到 2021 年 4 月才正式推出,但自从我们开始研究并启动“无聊猿” Bored Ape Yacht Club 这个项目以来,已经过去快一年时间了。与此同时,我们真的太忙了,以至于我们经常没有机会停下来认真审视下目前市场上发生的许多事情。但偶尔,我们会感受到这个 NFT 项目是多么令人难以置信、这段旅程是多么超现实,比如当我们举办 Ape Fest 活动时,环顾四周,发现很多人都是从很远的地方特意来到纽约市并与社区交流会面的人。

问:前几天,在 Rolling Stone 网站上,我读到了一篇关于 BAYC 华裔女性创作者背后故事的文章,听说参与“无聊猿” BAYC 创作的人不止一位,还有谁参与了最初的 Bored Ape NFT 系列的创作?

答:我们很幸运,能够组建一支才华横溢的自由艺术家团队(包括 @allseeingseneca、@migwashere_、@thomasdagley、以及另外两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人)——此外,我们还有一位帮助进行平面设计的朋友。正是因为他们每个人的努力,帮助我们将“无聊猿” BAYC 的愿景变为现实。我们见证了“无聊猿” BAYC 的形成,一个又一个草图,最终变得越来越令人兴奋。

问:在过去一年中,“无聊猿”BAYC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作为创始人,您觉得哪些重要事件值得和我们分享一下?

答:数不胜数。我还记得那个疯狂的夜晚,在 5 月 1 日,我们的“无聊猿” BAYC NFT 系列很快便全部售罄,这真是太神奇了。此外,通过 BAKC NFT 系列,我们还为动物慈善机构筹集近 100 万美元——当我们完全不知道人们会如何回应这些“surprise doggos”时——这也是值得关注另一个亮点。另外,NBA 球星斯蒂芬·库里加入 BAYC 的那一天,也非常令人难忘,那天也是“变异猿” 推出空投的同一天。

得益于社区支持,让我们能够在 NFT领域处于一个非常幸运的位置,因此我们在去年为所有 BAYC 和 MAYC 艺术家提供了 100 万美元的奖金,这真是一种奇妙的感觉。当然还有“Ape Fest”活动,我们已经经历了 2 年的新冠病毒疫情和封城,看到社区最终能够聚在一起,然后一起观看 Lil Baby 的表演,感觉真是太棒了。你只需要身处其中,就会感到社区的强大凝聚力。

问:去年有机会见到 Guy Oseary,他给了我很多很好的建议!与他合作的感觉如何?

答:去年 9 月份,Guy Oseary 作为合伙人加入到 BAYC ,很多人都知道他是 U2 和麦当娜的经理,但在过去的十多年时间里,Guy Oseay 其实也一直是科技领域最杰出的投资者之一。从我们与他的第一次通话开始,我们就知道他的创造性愿景与我们的想法是一致的。他是我们不可思议的导师和朋友,我们甚至给他取了一个外号,称他为“第五猿”(注:BAYC 项目有四位联合创始人)。

问:你们已经取得了很大的成功,但也面临着一些关于艺术品和创始人的阴谋论问题。我注意到,在之前的推文主题帖中,你提到你们中的一个是犹太人,我记得当时曾为那个团队成员感到难过,因为有人指控他是反犹太主义者,你们当时是什么感觉?

答:我猜,许多成功人士都会遇到这些问题,当你获得成功,阴谋论者会爬出来诋毁你? Yuga 团队的背景非常多样化,所以那些关于我们的谣言真的很奇怪。我们的联合创始人包括古巴人、犹太人、巴基斯坦人和土耳其人,这种欺凌对戈登(Gordon)来说尤其严重,他其实是德系犹太人,目前担任“无聊猿”BYAC项目的创意总监,而那个诋毁戈登的人基本上是在胡说八道,他居然称戈登为反犹主义者,这听起来简直疯狂,而且非常伤人。

关于艺术:退后一步也很重要。我们拥有非常广泛且各色各样的“无聊猿”NFT 系列,基本上也会直接参考流行文化。从 Magnum PI 的夏威夷衬衫到 togas 和其他历史风格的服装,再到同性恋团队热捧的彩虹吊带,应有尽有,其中还混杂着对朋克摇滚和 90 年代嘻哈音乐的各种不敬的提及。如果你把这些东西孤立起来,也许只看一两个组合,但整体而言,每个人都可以把我们的 NFT 系列变成几乎任何你想要的叙述。

我们想创建一个任何人都可以找到自己的“猿集合”,也正是这种表达方式和表达范围使 BAYC 显得与众不同。

问:为什么创始人选择保持匿名?你打算永远保持匿名吗?

答:在加密领域里,许多项目创始人都选择匿名或使用假名,这种状况由来已久,人们想要在这个领域保护自己的个人隐私,同时也是有非常真实的原因的,但对我们来说,更重要的是信任。在进入这个领域的时候,我们第一时间就知道要做的事情就是成立一家特拉华州有限责任公司,因为这样能使我们能够确保匿名,同时又可以表明我们是认真的并致力于在 NFT 领域认真做事。事实上,我们的员工和合作伙伴知道我们是谁,在过去的九个月里,社区通过我们的数字身份了解到我们的情况,我们也更愿意根据实际行动和工作成绩来让大家给予评判。在我们看来,真正应该关注的是 BAYC 这个 NFT 项目,而不是我们。

问:我们显然知道,BAYC 这个项目有四位男性联合创始人。与此同时,我们也经常听到女性在 NFT 领域的代表性不足。你的团队中有女性恒源吗?我之所以问这个问题,其实是听说你们领导团队中其实也有 2 名女性。

答:实际上,我们的女性员工比男性多——而且在公司的各个岗位上都有女性员工。在管理层方面,Nicole (也就是 @vstrangeYUGA)目前担任公司联合首席执行官和,@SodaOps 目前担任首席运营官。Nicole 现在已经是 Yuga 的合伙人了,并且从第一天起就参与了“无聊猿”项目的大量幕后工作。随着公司的扩张,对于 Nicole 来说全职担任联席 CEO 完全是胜任的,另外我们也很高兴@SodaOps 担任我们的首席运营官,她是保持车轮转动的关键成员之一。

问:很多人都惊讶地发现 Yuga 有更多的员工。能说说你都把谁带进了“无聊猿”团队吗?你们每天工作状态是什么样子的?就比如你们每天早上都会在 Slack 上发送“gm”吧。

答:我们现在正处于高速增长期(公司成员目前总共有 36 人),其中一部分是我们在这一领域里能找到的最优秀的人才。除了 Nicole和 @SodaOps 之外,Yuga 的另一位合作伙伴 @PezYUGA 目前全职担任我们的首席内容官(CCO)。现阶段,我们的团队成员主要由社交媒体经理、社区经理、制作人、插画家和艺术家、平面设计师、文案、工程师和 IT 人员组成。

今天早上,我们都会登陆 Slack 并进行会议,每个人都比较他们每天的表现,并让小组知道他们什么时候开始工作,有时我们还会在一起玩线上字谜游戏 Wordle。告诉你们一个小秘密,我们的一位工程师已经创建了一个克隆版的 Wordle 游戏(他不会公开分享的),在这个克隆版本里,他可以尝试无数次同时不会对他的真实游戏分数产生任何影响。

问:BAYC 创始人们拥有多少只“无聊猿”?

答:我们四位创始人拥有 6 只“无聊猿”,坦率地说,我们不喜欢创作者持有数百甚至上千个“无聊猿” BAYC藏品。事实上,我们本意是希望人们可以将“无聊猿”作为他们自己的数字身份,然后访问我们的社区。因此,每个创始人实际上只有一两个“无聊猿”,而不是拥有一堆,这是有道理的。此外,作为一个实体,Yuga Labs目前拥有 7 只“无聊猿” 和 10 个“变异猿”除了来自一级市场的铸造 NFT 之外,该实体从未出售过任何一个“无聊猿”或“变异猿”。

问:对于现在的加密/NFT行业,你们最感兴趣的领域是什么?

答:我们看好可互操作的元宇宙。在很多方面,元宇宙其实已经存在了,比如人们已经开始使用 NFT 作为他们跨平台的数字身份。但是,元宇宙还有更多的增长空间,同时也需要进一步发展和普及。

问:关于下一届 Ape Fest 大会,你有什么消息可以透露的吗?

答:去年,我们取得的成绩令人难以置信,尤其是考虑到我们只有两个月的时间来准备这场获得。在第一届 Ape Fest 大会结束之后,我们就立即开始准备下一场 Ape Fest 了,这次我们会全力以赴。我们认为这将是一次令人难以置信的体验,我们也迫不及待地想分享更多消息。

问:不得不问——什么时候发币?

答:哈哈哈!你知道,我们不能回答那个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