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提出基于声誉的模式,并绘制了“潜在声誉度量”维度表,为 DAO 如何构建具有足够动态性和流动性的成员资格和投票权管理提供了颇具实践参考价值的思路。

原文作者:Elevator Thoughts
翻译:Roy
本文对目前 DAO 在成员资格和投票权管理这两个方面的主要流行模式(基于代币和基于社交)进行了分析,指出它们缺乏足够的动态性。为解决该问题,作者提出基于声誉的模式,并绘制了“潜在声誉度量”维度表,为 DAO 如何构建具有足够动态性和流动性的成员资格和投票权管理提供了颇具实践参考价值的思路。
众所周知,DAO 目前并没有达到理想的自治和自动化程度。它们的实现方式更多是对“流动的链上治理过程”这一愿景的模拟,而我们努力追求的 DAO 类型要更加动态和智能。
在赋予用户成员资格和投票权方面,现今的 DAO 无外乎采用以下两种做法:
基于代币的治理 用户通过持有、代持、质押或赚取代币来获得成员资格
基于社交的治理 用户通过获得赞助、为 DAO 做贡献,或签约来获得成员资格
在成员的无需许可程度、投票权和参与门槛等方面,这些机制各有不同。例如:需要持有 DeveloperDAO 的代币才能成为其成员,或者持有 1 千万 UNI 才能向 DAO 发起提案。

现行的 DAO 机制
上图列举了 DAO 赋予用户成员资格的大多数方法(未尽录)。无论采用何种方式获得 DAO 的治理权,基于代币或基于社交,都有一个共性──它们都是静态的。

我们能做到多大的动态程度?

有的 DAO 使用 CollabLand 等工具在 discord 上创建代币水龙头,用以奖励贡献突出的成员;或者采用 Coordinape,让社区内的成员可以相互审查贡献度。这些都是能让贡献者获得更多投票权的好方法,但是在调整或取消投票权方面,它们都不是很适用。我们对协议的愿景也有赖于以某种自治的方式评估和确认用户的贡献,这会成为将来的工作内容。
DAO 的成员资格应该是流动的。我们需要着手设计这样的 DAO:既能够捕捉 web3 参与者的活力,又能够认识到,这些参与者在不同协议间工作的切换成本很低。
需要思考的问题是:
如何减少投票权,或把某人开除出 DAO?
如何能在协议中为 DAO 成员设定行为门槛,而不仅仅是投票权?
如何随着时间的推移来改变 DAO 的成员资格?
如何确保 DAO 的参与者──他们对治理协议、文化和 DAO 的长久存续有重大影响──仍是能够为 DAO 的利益作出决策的最佳人选?
成为 DAO 的成员应当是一项特权,而非一种权利。
任何人都能购买协议代币,参加市政会议,或者加入 discord 频道。但不能仅仅因为他们持有了代币、或头像换成了那只猫,就把协议治理或管理金库(极其重要!)的权利永远地、百分之百地交给他们。
唯一(据我所知)能在链上移除成员资格的 DAO 机制是 MolochDAOv2 的 guildkick。它能够让成员通过投票开除其他成员,通常针对那些有恶意举动的人。该机制通常用作先发防御措施,来防止因怒退并撤资给 DAO 带来的潜在风险。然而,如此高敌意的举措,不符合我们对 DAO 内流动性的要求。── guildkick 仍是一个只能在恰当时机提交的静态提案,而不是一个自治的解决方案。

基于声誉的 DAO

持有代币可以表示某人有兴趣成为其中一分子,但是 仅仅持有 代币并不足以证明他对协议和 DAO 的福祉作出了足够的承诺。对于 DAO 的成员资格和投票权来说,用户与协议和社区的互动才真正重要──这就是声誉。

DAO 成员潜在声誉度量
DAO 可以在其协议中根据网络参与度、治理参与度和社区参与度来度量奉献度。DAO 不能仅仅依赖代币所有权,而是应当要求其成员参与到协议和 DAO 之中,去建立声誉。
如果鲸鱼投资者不愿质押他们的代币,那么应该给他们非常大的治理权吗?如果他们连一个协议 POAP 都没有,还能让他们坐到一起共商大计吗?
DAO 的成员资格应该是流动的。
对基于代币的投票而言,用户的转换成本很低 ── 在 Uniswap 上简单操作几下,就可以买卖任何代币、加入任何 DAO。但是 DAO 目前却应付不了同样的流动性。
DAO 需要成员资格具有可调整性 ── 用户的成员资格应该取决于他们能否一直达到声誉度量标准,而不是静态的一次性的活动或购买。如果无法达到链上最低要求,他们也就不应当再是 DAO 的一部分。想象一下,如果能够自动更新成员名单,始终留下高质量的、参与度最高的成员,那么 DAO 的组织性该有多好。就像一个国家中只有公民才有投票权一样。
我们来模拟一下:
爱丽丝加入了负责监管 Bobert 协议的 BobbyDAO。目前爱丽丝是持有 $BOB 的鲸鱼。因为达到了 $BOB 的持币门槛,她可以提交提案,也能轻易左右投票。但是,爱丽丝既没有在协议中质押 $BOB,也没有响应过一次社区召集!所以爱丽丝不该有这些权利。
最近鲍勃一直在考虑加强他的 DAO。他觉得声誉机制应该管用。这样一来,更多的 $BOB 质押者就能在协议里有话语权,而不是那些并不真正关心协议最佳利益的 $BOB 持有人。他作出决定:所有在过去一年里,质押 $BOB 至少达到 30 天的用户,才可以保留成员资格。任何时候,如果一个用户达不到 30/365 这个比例的标准,就会失去成员资格。如果该用户重新质押,那么 DAO 欢迎他回来。如此一来,鲍勃希望能把最好的协议贡献者们留在 DAO 内。
DAO 的未来是能够以程序维护的、不断变化的团体。成员是 DAO 的生命线,既可以让 DAO 专注于它的使命,又同时能够从中受益。一个不能在协议中有机地培养声誉的 DAO 成员,或许是错误的安排,会让社区走向金权化或专制化。
用户会购买很多代币,加入很多 discord,尝试和离弃很多 DAO。少数人会留下,会把他们的代币用于协议,能成为长期贡献者的人则更少。衡量一个 DAO 的成功,不是看它有多少成员,而是提案的质量,和它把贡献者留在协议(或其他任何这个 DAO 管理的东西)中的能力。一个今天有用的成员未必明天还会有用。我们要学会用 流水的兵 来建设 DAO。这就是为什么保持 DAO 的动态性,和允许成员资格进化是如此重要。
幸运的是,大多数有趣的声誉度量系统都在链上或能通过预言机访问,可供 DAO 在其治理系统中采用。
声明:本文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GOOD资讯价值立场,且不构成任何投资理财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