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来源:Rugdoc.io
原文编译:0x9F
本文梳理自 DeFi 安全审查机构 Rugdoc.io 官方在社交媒体平台上的观点, 对其整理翻译如下:
一周之前,本该完全退出开发的 Fantom 教父 Andre Cronje 被人看到在 Fantom 上部署了一个合约。此前有传言他收到来自 Fantom 基金会的 7000 万枚 FTM(约合 3500 万美元)。

尽管未经验证,但他部署的合约的字节码包含 FUSD 的地址。这一失败了的 Fantom Stablecoin 现下早已脱锚。Andre 是回来为基金会工作的吗?

后来我们看到 Andre Cronje 精心策划了一笔交易,只花 900 万美元就从 Scream 团队手中购买了 1375 万枚 FUSD,平均每枚 FUSD 价格为 0.65 美元。所花的 WETH 并非最近转给他的,显而易见是他自己的。这些 FUSD 还在他钱包里,约占 FUSD 总量的 56%。

仅仅几天后,Andre Cronje 更新了一组代码至 FUSD(FMint)的 GitHub 仓库,提出清算机制的修复方案,建议重新设计 FUSD。这个时候,AC 回归的消息真正流传开来,FTM 的价格也开始扶摇直上,以 60% 以上的涨幅大举胜过 BTC 等表现。Fantom 基金会发布一条 Thread 介绍重启 FUSD 提案,进一步扩散了 FOMO 情绪。

那么,我们能做什么?做多 FTM?做多 FUSD?消息刚开始出来时,似乎做多 FTM 可以获得不菲的收益(我也确实用少量金额干了一票)。问题是,押注 FUSD 重新锚定并做多 FUSD 真地有利可图吗?
除了流动性极度不足(最大的交易对也只有 20 万枚 FUSD),让我们分析一下 FUSD 现在还有哪些问题?目前约有 2300 万枚 FUSD 在流通,流通量并不大。但我好奇,其中有多少不是完全抵押?我写了一份脚本,遍历 Fantom 所有区块以收集谁在和铸造 FUSD 的协议 FMint 进行交互,结果非常有趣。流通的 2300 万枚 FUSD 中有 740 万枚似乎并非完全抵押,意味着 30% 的 FUSD 得不到 FTM 支持。

最惨的是 0xf2C155be5d19d20037B3eA7118100aeD4B4a5DC2 这个地址,亏损了 230 万美元。查询后发现,这个钱包并不是匿名钱包,而是 Fantom 网络最大的验证者节点之一 nodo38。它在 5 月 16 日 FUSD 脱锚后执行了对 Scream 的 FUSD 攻击。而 FUSD 协议的最大赤字是 200 多万美元的债务,欠的不是别人,正是 nodo38 这一 Scream 攻击者。nodo38 有一个专门的 电报组,我在其中冒昧问了几个问题。

「问:你实际上用借来的 FUSD 做了什么?
答:Scream 一开放借贷,就把 FUSD 存进去作抵押借钱。FUSD 流动性太差,没法做其他事情。而且它是被固定下来的资本,不能投入再生产。
问:它不是一直被认为是 Iron Bank 里的有效资本吗?为什么你过去不向那里供应?
答:说实话,我以前不知道。要是知道,早就做了。
问:你是否认为 FUSD 在 Fantom 基金会一系列行动后会重新锚定?
答:我一直认为,让它重新锚定唯一需要的是清算。如果 Fantom 基金会实行清算,我相信 FUSD 会重新锚定。
问:那么像你的账户这样的供应商呢? 他们需要在因为协议损失 200 万美元的情况下进行清算吗?
答:那是协议自带的风险。他们知道如果不在 FUSD 抵押不足前启动清算,就可能发生这种情况。不管怎样,FUSD 已经在 Scream 中被清算,价格在 0.65 美元左右。任何人都可以购买节点并偿还债务,可以利用杠杆做多 FUSD 重新锚定,可以在 FTM 价格上涨时分批清算,FUSD 可能会突破 1 美元…… 可能的情况太多了。我们必须意识到,清算机制正在设计中,任何情况都会发生,结果取决于设计得好不好。
总之,事实证明系统中存在 700 万 FUSD 的坏账,而 Andre Cronje 拥有几乎两倍于此的 FUSD。除非他抛售这些 FUSD 或用它们偿还协议债务,否则系统根本没有偿付能力。
我对这个故事未来几周的发展充满好奇。

声明:本文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GOOD资讯价值立场,且不构成任何投资理财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