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看来,Crypto仍是一股难以彻底阻挡的解构力量,正如欧央行主席拉加德无法阻止她儿子投资Crypto,当Z世代这群加密原住民掌权,世界秩序将如何被改写?

撰文:John,TechFlow 特约记者,发自瑞士达沃斯

注:2022年5月23日,世界经济论坛的在瑞士山区度假胜地达沃斯举办,因此会议又被称为达沃斯论坛,此次会议汇聚了2500名全球政商精英,其中不乏加密世界的新贵,Circle、FTX、Ripple、Polkadot……Crypto的“身影”在达沃斯游荡,本文是深潮 TechFlow 特约记者John参加达沃斯论坛的心得随笔。

一个“幽灵”,在欧洲大陆游荡。

大巴车刚刚开进达沃斯论坛举办的核心区域,一个硕大的 Circle Financial 的广告就映入眼帘。如果你关注了 Circle 的创始人Jeremy Allaire的推特,你会发现他们已经尽力把广告牌打到了最显眼的位置:苏黎世机场、大巴路线进入达沃斯的第一站、达沃斯主火车站的街对面,让每一位来达沃斯的客人,无论是传统机构人士,还是加密世界的冒险家,都不会错过加密在达沃斯的重金曝光。

加密世界在达沃斯的地位发生了什么显著的变化吗?

一些连续参加这一会议的老兵倒没有那么惊讶,一位“老兵”告诉我,其实从 2018 年开始,比特币和以太坊的宣传标语就开始出现在达沃斯的街道上, 但是今年有一个非常大的区别,就是占据那些高昂广告牌和店面位置的不再只是比特币和以太坊,而是越来越多的加密货币企业。

你只需要在Promenade街上走一走,就能看见被Filecoin的标志涂满墙面的 CNBC的场馆,可以看到随时可以走进去喝一杯的 Crypto Pub, 也有Casper Labs的Blockchain hub, 无论何时路过,都能看见端着酒杯交头接耳的人,当然还有Circle和Polkadot的企业馆,在Polkadot骚气的粉色墙面上,用大字写着“WEB 3 IS HERE”。

会议现场也不时传来和Crypto相关的动态。

洛克希德马丁公司宣布与 Filecoin 基金会建立合作伙伴关系,在太空中建立一个开源且高度去中心化的区块链节点网络。双方计划确定一个卫星或其他航天平台,这些平台可以拥有运行星际文件系统 (IPFS) 节点的技术,预计在 2022 年 8 月之前确定测试任务。

PayPal副总裁Richard Nash表示,PayPal正在尽最大努力将所有可能的区块链和加密货币集成到其平台上。

现场的一个焦点人物是迈阿密市长弗朗西斯·苏亚雷斯 (Francis Suarez) ,此前他以比特币领取薪水,同时推出了著名的 MiamiCoin。

然而,熊市来临,比特币在过去两个月下跌了 30% 以上,MiamiCoin在5月12日当天暴跌90%。

在参加现场活动时,苏亚雷斯表示,他仍在以比特币领取薪水,并且没有停止的计划,毕竟这并不是他唯一的收入来源。

其次,苏亚雷斯正在与发行方 City Coin 努力修复MiamiCoin贬值的惨况,如果无法解决,迈阿密市政府和City Coin可能需要退款给有投资MiamiCoin的市民。

相比于Crypto,WEB 3在达沃斯仍然是个不常出现的词汇。或许是这个对加密世界一边打量一边怀疑,慢慢接受了Crypto这一词汇进入正式讨论的传统世界,还没有做好准备迎接下一个概念性词汇。

主议程涉及加密的分论坛选题依然谨慎:5月23日下午一场有关数字货币的讨论,聚焦的是跨境汇款助力经济复苏,5月24日下午的两场活动,一场是迈阿密市长的连线,另一场关心的则是比特币挖矿的碳足迹问题,三场活动中,只有最后一场进入了真正的会议中心,前两场都在媒体中心举办。

当然,这已经是不小的进步,Coindesk就以《在达沃斯,加密不再被挡在场外》为题发表了一篇报道。报道提及,哪怕是在一场讨论国际宏观经济的会议上,加密货币的话题也得以横插一脚:参会嘉宾凯雷集团的创始人大卫·鲁宾斯坦提到,“年轻一代说老一代让美元和其他法币不断贬值,所以也许有点新东西不是坏事。”

当然,我恰好也在那场分论坛上,但这个报道只是抽出了其中比较积极的句子罢了,真实的情况或许并没有那么乐观。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总裁克里斯塔利娜·格奥尔基耶娃说数字货币正陷入低谷,倡议全球对加密货币加强监管以避免支付体系的裂痕日益加深,法国央行行长将没有充足抵押的稳定币称作“金字塔式加码”(金融术语,指投入很小一部分即可获得很大回报的投资项目):这种加码的结果是什么?它会变成一地碎片。”

这依然是某种吊诡和对立的现实,就像离大会不远处的那些加密世界的聚会里,大家觥筹交错,兴致勃勃地讨论着未来(哪怕是在眼下的熊市氛围里),而就在大会召开前,欧央行主席拉加德再次猛烈抨击加密货币毫无价值。但过了几天,她又在一档节目中表示,她的儿子也投资于加密货币:她无权干涉,只能保持密切关注。

所以,加密货币成为了人们不能回避的现实,成为了一种代际的分水岭,但是离正面看待,那依然有很长一段路要走,这似乎也呼应了那句圈内Meme,We Are Still Early!

总体而言,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WEF)依然是Old Money 的主场,但加密新贵们愈发积极地探出身子,寻求存在感,希望得到认可,这不仅是一股新的经济势力,或许未来也将成为一股强大的政治势力。

在我看来,Crypto仍是一股难以彻底阻挡的解构力量,正如欧央行主席拉加德无法阻止她儿子投资Crypto,当Z世代这群加密原住民掌权,世界秩序将如何被改写?

值得期待,也值得警惕!

留下一个答复

请输入你的评论!
请在这里输入你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