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即刻APP用户“查尔斯X”动态,QQ音乐上线了致敬Mfer的NFT。动态内容如下:

乍一看去,该动态仅是QQ音乐即将上线的MusicZone(音乐空间)功能的预热,并且采用的是小众社交媒体即刻为渠道。该动态后,用户“查尔斯X”还更新了两条相关动态,一是MusicZone的使用场景介绍以及用户可体验的功能。

消息一出,引爆了国内为数不多的Mfer圈层,并由此影响到Mfer的社交圈,但就该动态的51次点赞、39条评论以及63次转发来看,其传播效益有限。

Mfer是什么,为什么QQ音乐要以此推广新功能?这位“查尔斯X”是何许人也?QQ音乐为何选择这个宣传方式?上述问题的解答也许能帮助我们预测腾讯在Web3转型的方向和下一步。

为何QQ音乐选择Mfer?

也许只关注国内数藏生态的很多朋友都对Mfer一词稍感陌生,而Mfer却是海外NFT中最耀眼的一颗新星。

Mfer是一位和比特币之父 satoshi(中本聪)一样神秘的区块链爱好者于2021年11月创作的火柴人式虚拟形象,这位老哥给自己起名为sartoshi,因为他是搞艺术的,名字里得有个art(艺术),如此也和中本聪有所区分。

浅黑科技作者史中给sartoshi 老哥配了一个接地气的译名——中本傻,因为sart的读音与傻相似。此外,还有一个事儿说明这老哥确实有点傻。

6月10日,Mfers创始人sartoshi于mirror发文《Mfers next era & end of sartoshi》,文中宣布将把Mfers的智能合约通过非官方的多签地址(0x21130E908bba2d41B63fbca7caA131285b8724F8)转移给社区,自此社区将获得未来Mfers版税收入的50%,而sartoshi将“永远消失”。

如今,中本傻老哥已经退隐,徒留自己创作的Mfer系列,该项目甚至不存在官方推特、discord等,仅有Mfers们自发组织的社区。在他看来,新时代的自我表达并非BAYC那样精致的颓废,也不是一种赛博朋克的酷拽劲儿,而是真实、普通却与众不同。

sartoshi的推特头像便是一个在电脑椅上葛优瘫,叼着根烟的吊儿郎当的形象,这不正是芸芸众生,普通的现代人么?至于使用火柴人这样简单易模仿的形式,也体现了sartoshi对于NFT作品的理念:Mfers 是用 Sartoshi 手绘的作品生成的,这个项目完全公开,你可以随意地使用 Mfer。

关于Mfer最初的命名,sartoshi直言其脱胎于不可描述的英文motherfucker(妈惹法克),正如烂片之王尼古拉斯凯奇主讲的纪录片《脏话史(History Of Swear Words)》中所言,fuck一词用途多样化,有助于我们宣泄不满,能传达我们的情感;把它放在句子中的任意部分,似乎都是通顺的,而句子的含义一下子就有情感、有情绪了。

此处的Mfer正是motherfucker的缩写,意味着现代年轻人饱含的各式各样强烈的情绪表达。Mfer们的口头禅LFG也是let fucking go的缩写。

没有官方、没有版权规定、没有花里胡哨的故事和后续赋能、采用CC0(放弃了所有版权,只保留了商标权和专利权)的Mfer就这么在海外火了起来。代表着最广泛的年轻人大肆使用Mfer火柴人形象进行二次创作,sartoshi也以Mfer为Web3的发展迈出坚实一步。

2140发起人罗金海曾如此评价现在的Web3.0发展:我们可能会经历一个相当长的一个中心化加去中心化的叠加的Web2.5时代。最典型的是Opensea,它是一个标准的Web2.5的一个产品,它有中心化,也有去中心化,它有互联网的前端,和区块链的后端。

如今或许并不存在真正的Web3.0产品和项目,但是完全去中心化、社区化运营的Mfer可能是最接近我们理想中的Web3.0的项目:简单易懂、易于二创、社区和谐、病毒Meme、自发分享,也是和普罗大众最为接近的NFT。

实际上,与之相似的,普通人的“逆袭”早已开始,渗透在我们的生活之中。

例如最近爆火的“雪糕刺客”,以钟薛高、獭祭为首的其貌不扬但昂贵的雪糕充斥夏日的冰柜货架,一击掏空本不富裕的年轻人的微信零钱。由此年轻人们创造了“雪糕刺客”这一新名词,并重新把身处淘汰边缘的绿舌头、小布丁等雪糕品牌请出来,将多部电影台词更换元素二次创作,以示反抗。

“我们就是普通人,但我们向往自由,拒绝被定义。”辅以Mfer极低的二创成本和破圈案例,这应该便是腾讯QQ音乐选择Mfer的原因。

MusicZone—赛马机制的新瓶旧酒

腾讯的Web3转型虽说不是大张旗鼓,但稍有关注的朋友肯定有所耳闻。例如腾讯开始大量招聘Web3相关人才,开始投资海外NFT企业。

和去中心化的Mfer不同,腾讯是集中的中心化平台,其本质上与Web3精神有所冲突。因此腾讯自Web2向Web3进击的路想必不会轻松。

要搞清楚腾讯这次动作,我们需要回归发布Mfer信息的账号“查尔斯X”本身。

查尔斯X的用户签名是:正在Web2公司做Web2.5但信仰Web3的产品经理@Tencent Music。由此看来查尔斯X大概率是腾讯音乐的产品经理,很可能参与了其即将上线的新功能MusicZone 的开发以及使用Mfer破圈的创意策划。

为何选择Mfer我们已在上文解释了,剩余的仅有MusicZone 功能以及宣发手段。

在查尔斯X更新的后续动态中我们可以发现,MusicZone可供用户在私人空间(房间)进行音乐相关活动,如听音乐、演奏乐器;也可供用户走出私人空间,进入公共空间(世界、他人房间)中进行社交活动。

这实际上是简易的元宇宙应用体验,亦或者说是QQ家园等古早应用的新的表现形式,无论怎么形容,其本质是赛博空间。

事实上隔壁QQ项目组早已推出过类似应用,在新版QQ动态栏中新增了“小窝”应用,支持用户打造、装饰、扩建自己的独有空间,设计自己独有的虚拟形象,并参观游览其他用户的空间。其中甚至支持在电视机上直播王者荣耀赛事,或是在黑胶唱片中聆听音乐。

这么看来,抛去Mfer元素,MusicZone实际上是腾讯赛马机制下元宇宙落地应用的一角。至于后续是火柴人Mfer以简洁明快的平面设计胜出,还是QQ小窝以精致的3D建模胜出,还需市场去验证。

Web3思路引导下的去中心宣发

Web3具有什么特点?

开放、隐私、共识、共建等词汇逐渐从脑海中蹦出来,但这些词汇的分量都不如贯穿互联网发展史的去中心化。

Web2.0的特征便是以巨头平台为核心,形成多个互斥隔阂的生态圈,平台瓜分赛博世界的数据与价值,试图通过争夺流量入口来巩固并提高平台生态的垄断地位。最典型的就是我们没法直接在微信分享淘宝、拼多多等电商链接。

“只要露出足够,拥有记忆点,那么东西(人事物)就能火起来。”语出自某位公关公司营销总监。自2010年以来,病毒式营销、洗脑广告词、千篇一律反反复复的通稿,我们脆弱的神经早已不堪重负。

既然做的是Web2.5,咱能不能也做一回去中心化的宣发?

即刻是一款自Push型资讯APP转型ALL IN社交的社交平台,主打兴趣社交,在微信、微博统摄的国内社交平台中,即刻和小红书一般以兴趣为用户区分圈层,得益于此前精准触发推送的算法机制,即刻保持着高效而简洁的用户体验。

查尔斯X在即刻中的内容发布在Web3研究所,在精准的圈层中,中国人的Mfer得以传播开来。

既过滤了大部分秉承币圈思维的炒家,也不会因大面积宣传而引发反感,反而在Mfer们自发宣传的思路下,以人传人的形式逐渐破圈。

受限于即刻用户总量,查尔斯X的动态并未取得好看的数据,但这一定为国内NFT数字藏品带来了新的思路。

留下一个答复

请输入你的评论!
请在这里输入你的名字